齿轮泵
首页 > 信息中心
© 2006-2010 泰兴市弘圣齿轮润滑泵制造厂 All Rights Reserved
热门产品:齿轮泵 齿轮油泵 液压齿轮泵 润滑泵 不锈钢齿轮泵
  • 主页
  • 王中王内部三肖
  • 公式规律平特肖尾
  • 公式规律
  • 主页 > 王中王内部三肖 >

    投资是否真的战无不胜?

      发布时间:2018-01-15 01:01

      这一趋势在美国最为明显,据报道,目前被动投资在美国的占比已升至35%,在其他市场,如政府债券、公司债券,甚至流动性较差的高收益债券市场,被动投资也越来越受欢迎。

      基于这一趋势影响力不断扩大,我们有理由提出这一问题:在多资产投资领域,被动投资如何成为主流趋势?

      毫无疑问,在管理多资产组合的基金经理中,被动基金的受欢迎程度也有所上升,但他们更倾向于将被动投资视为资产配置的工具,而不是一个总的解决方案。

      问题是,股票和债券市场都有基准指数(股票:S&P和MSCI;债券:JPMorgan GBI,Barclays Agg Credit),但在多资产投资领域并没有类似无可争议的基准指数。

      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多资产投资者的风格存在显著差异:他们的组合可能股票占10%,债券占90%,也有可能90%为股票,仅10%为债券。因此,对于开发一个多资产投资的基准,风险配置的差异似乎是主要障碍。

      那么,对于多资产投资者来说,一个真正的被动投资的基准应该是什么样子?该指数是否有潜力在未来真正实现其基准地位?

      真正的被动投资者不会主动偏离其市场。这意味着,一个被动跟踪标准普尔指数的ETF投资者,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被动投资者,因为这个指数并不涵盖所有在美国市场上市的股票。投资者跟踪了该指数,就意味着主动偏离了更大的股票市场。尽管偏离度很小,但标准普尔500指数实际上是美国股票市场的一个子集,因此不能代表所有上市交易的股票。被动投资者不去思考市场会如何表现,因此他们选择最中性的头寸。换句话说,一个真正的被动投资者只是想要购买整个市场。

      全球市场投资组合(GMP)是一个反映全球投资者偏好的总投资组合,其各类资产的权重反映了每个投资组合的平均构成。它包括所有金融投资者投资的可自由交易的资产,但不包括耐用消费品、人力资本、私人住宅和家族企业等。

      注:该数据库的好处在于,它不仅提供了资产分布图,还提供了可追溯到1960年的历史数据。这个数据库建立在Ibbotson和Siegel(1983)的研究工作之上,他们在1960-1980年期间最早对全球多资产市场投资组合进行深入研究。尽管Dimson,Marsh和Staunton(2015)的数据库跨越更长的时间段(可回溯到1900年),但这个数据库并不涵盖公司债券和房地产。

      在这56年间(1959–2015年),全球市场投资组合(GMP)实现了8.4%的复合年回报率。股票投资实现了9.5%最高复合年回报率,其次是房地产(9.2%),非政府债券(投资级和高收益债券)(7.4%)和政府债券(7.0%)。3个月期国债的投资回报率为4.9%,这意味着股票回报率比现金高4.5个百分点。在此期间,全球市场投资组合(GMP)的标准偏差(standard deviation)为11.5%。

      扣除通货膨胀后的实际收益揭示了购买力的变化,因此是非常有用的指标。在这56年间,美国平均通胀率为3.8%。

      全球市场投资组合(GMP)的实际价值从1959年底的100增长到2015年年底的1105,这意味着复合年回报率为4.4%。股票的价值在2015年年底达到1954(5.5%),紧随其后的是房地产1699(5.2%),非政府债券687(3.5%),政府债券541(3.1%)。无风险资产(3个月期美国国债)的价值增至185,并实现了复合实际年回报率(1.1%)。

      从图2可以看出,无论是市场投资组合还是资产类别(唯有90年代的房地产投资是例外),其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回报率都比其他时间段更高。

      图表显示,全球市场投资组合(GMP)在80年代和90年代分别获得了10.6%和6.6%的实际收益,而在其他四个年代的实际收益按时间排序,分别是3.9%、0.7%和1.1%。在所选取的时间段的最后6年,实际收益率为3.3%。因此,该投资组合在所选取的任一年代里的实际收益都为正。

      在所选取的样本时期内,普通投资者的复合回报较现金储蓄者高出3.2%。这一回报的标准偏差为11.2%。

      在这56年里有18年,投资者得到回报率低于储户,但在另外38年里,投资者的回报高于储户。对普通投资者来说,这56年间最痛苦的时期是每年损失25.4%的财富,最大累计损失为35.0%。投资者的累计收益率落后于储户的最长时间是12年。

      正如我们指出的,被动投资者只有一个真正的基准,即资产类别根据其市值加权构成的投资组合。因此,全球市场投资组合(GMP)是一个真正属于被动投资者的投资组合。在任何时点,全球市场投资组合(GMP)都全面跟踪各资产的基准,除了为应对资产类别(如债券)新发行和到期之间的差异而做出的细微调整。

      从事前预期的角度(ex ante perspective)看,全球市场投资组合(GMP)似乎不是最佳投资组合。

      就资产需求而言,投资者可能无法有效地将新闻及时反映到资产价格中,因此资产类别不时出现估值过高或过低的情况。一个典型的估值过高的例子是互联网泡沫时期,当时科技股股价飙升,而其高市盈率后来被证明是高估的(对整个市场而言)。

      就资产供应而言,企业的管理层可能会抓住时间窗口发行高估值股票,而回购低估值的股票。当我们按照时间顺序计算各资产类级别收益率时,这些时间窗口的影响被忽略了。

      我们建构了三个投资组合,这三个组合内各资产类别的权重是固定的,且每年重新调整。因为组合里的资产配置没有发生改变,因此更容易对他们在不同时期的收益率进行比较。然而,由于这些投资组合里的权重并不是根据资产的市值决定的,并不挂钩GMP指数,因而无法被所有投资者跟踪。

      在我们设计的第一个投资组合中, 四个资产类别所占权重相等,各25%。第二个投资组合考虑了每种资产类别的市值,并根据市值分配相应的权重,这是基于Koijen、Moskowitz、Pedersen和Vrugt(2016)投资组合方但只做多(long only)的版本。由于每个资产类别的市值排名每年都相同,因此在每年的投资组合中,股票的权重为40%,政府债券为30%,非政府债券为20%,房地产为10%。第三种选择是一个简单的50 / 50组合,股票、政府债券各占50%。

      在1959 - 2014年期间,全球市场投资组合(GMP)中, 股票的平均权重为52.5%,而房地产、非政府债券和政府债券的平均权重分别为3.2%、15.0%和29.3%。

      第二个和第三个投资组合的夏普比率(Sharpe Ratio)与全球市场资产组合(GMP)有显著差异,但第一个投资组合的夏普比率的差异度较小。

      我们的分析结果表明,这三个投资组合在市场下跌和经济衰退时,获得了更高的回报。从效用的角度来看,这对投资者非常具有吸引力,因为Kahneman和Tversky(1979)证明了,投资损失带来的痛苦远比等值投资收益带来的快感更强烈。

      这种痛苦经常导致风险规避行为,或者导致与期待的投资收益不成比例的风险回避。我们的分析结果还表明,在通货膨胀和反通货膨胀的环境中,第一和第二个投资组合都比全球市场资产组合(GMP)获得了更高的回报。

      真正的被动投资者不会主动偏离其市场。我们可以利用Doeswijk、Lam和Swinkels(2017)的数据库构建这样一个被动的基准,并用它来检验各类资产的历史回报表现。我们的分析表明,使用相对简单的静态替代方案可以提高投资组合的回报率。我们构建的三种投资组合的平均复合回报率均高于全球市场资产组合(GMP)4.4%的回报率。

      本文由云锋金融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发布于本平台,不构成具体投资建议。敬请投资者注意,投资涉及风险。